质押监管账户被查封,能否以享有担保物权为由排除强制执行?

2020-04-14 17:58:31 作者: 质押监管账户

博法律师说

1.担保物权本身不能排斥法院执行行为,仅是具有优先受偿权。

2.建设工程款并非一般债权,受偿顺位更优于担保物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和办理执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

基本案情

2012年11月27日,A银行(甲方)与B公司(乙方)签订了《综合授信额度合同》。合同载明:甲方同意授予乙方贰拾亿元正的综合授信额度。

同日,A银行(甲方)与B公司(乙方)签订了《最高额抵押担保合同》,合同附件《抵押物清单》载明抵押物名称、数量、质量为“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院5号楼24-39层及其分摊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物认定价值为“人民币4,874,236,814元”;抵押人对抵押物拥有的份额为“100%”;未有其他共有人,如因陈述不实或重大遗漏,导致抵押无效、抵押不足值等情形,致使主债权人权利受损害的,抵押人愿对债务人在主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2013年1月8日,A银行(甲方)与B公司(乙方)签订了《最高额质押担保合同》,合同附件《质押标的清单》载明质押标的名称、数量、质量为“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院5号楼的所有收入(包括但不限于租金收入、物业费收入等)”

同日,B公司(甲方、借款人)、A银行(乙方、贷款人)、郭某某和岳某某(丙方、担保人)、C公司(丁方、物业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戊方、担保人)签订《经营性物业抵押贷款业务补充协议》约定:甲方同意在乙方开立资金专用监管专户,通过该账户进行资金收付、结算、代收代付等资金运用和贷款本息的偿还。甲方同意以该账户作为经营性物业租金收入的监控账户,所有承租户的租金收入须通过下述丁方资金监管账户全部划归该账户,支出项目也通过该账户办理。甲方不可撤销的授权乙方对经营性物业租金收入、支出款项进行封闭式监管。

同日,B公司(甲方、借款人)、A银行(乙方、贷款人)、郭某某和岳某某(丙方、担保人)、C公司(丁方、物业方)、北京某控股有限公司(戊方、担保人)签订《经营性物业抵押贷款业务补充协议》约定:

一、甲方和丁方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法人,两方之间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关联关系。丁方是甲方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甲方授权丁方代甲方收取物业管理费及租金。

二、监管账户的开立和使用。甲方同意在乙方开立资金专用监管专户,通过该账户进行资金收付、结算、代收代付等资金运用和贷款本息的偿还。甲方同意以该账户作为经营性物业租金收入的监控账户,所有承租户的租金收入须通过下述丁方资金监管账户全部划归该账户,支出项目也通过该账户办理。甲方不可撤销的授权乙方对经营性物业租金收入、支出款项进行封闭式监管。

丁方同意在乙方开立资金专用监管专户,通过该账户进行代收收入的资金收付、结算、代收代付等资金运用。丁方同意以该账户作为经营性物业租金收入的监控账户,所有承租户的租金收入须全部划归该账户,并在甲方每季度偿还乙方贷款本息前10个工作日将“丁方资金监管账户”中的资金划转至“甲方资金监管账户”中,用于归还甲方当期的贷款本息。丁方支出项目也通过该账户办理。丁方不可撤销的授权乙方对经营性物业租金收入、支出款项进行封闭式监管。丁方资金监管账户信息如下:账户名称:C公司;账号:×××;开户行:A银行。

2015年5月20日,就B公司与D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调解,后D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5年12月14日,三中院在执行D公司与B公司一案中,冻结C公司在A银行×××账号内存款31469975元。

2016年5月9日,三中院作出执行裁定书,载明:D公司申请执行B公司一案,在执行过程中,案外人A银行向三中院提出案外人异议,三中院受理后裁定驳回A银行的异议请求。

在案件审理中,C公司认可法院冻结的案涉账户内的存款系代B公司收取的物业管理费和租金。A银行亦认可案涉账户内的存款是C公司代B公司收取的(案涉)5号楼的所有收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