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史书:墙盘的诉说

2020-03-26 09:40:04 作者: 青铜史书:墙

中国青铜文化,以其博大精深的丰富内涵而享誉海内外。陕西是国内青铜器出土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尤其是关中西部的周原一带,不少重量级的西周青铜器皆出于此,素有“青铜器之乡”的美称。

重见天日

在数量众多的古代青铜器中,有件名为“墙盘”的西周青铜器,可谓国宝级的重器。墙盘,是西周微氏家族中名“墙”者为纪念其先祖而作的青铜盘。因作器者名“墙”,且身为史官,亦被称为“史墙盘”。墙盘内底部铸刻铭文,颂扬了七世周王的重要政绩,又记述了墙所属的微氏家族的家史,是研究西周历史不可多得的重要史料,堪称“青铜史书”。

“墙盘”从铸造之初便肩负着记录历史、宣扬美德的使命。因战争、迁徙等种种原因被封尘地下三千多年,于1976年为世人所发现。其丰富的铭文信息、浑厚的造型、精美的工艺瞬间引起了高度关注。

20世纪70年代中期,由陕西省文化局、文管会和北京大学、西北大学等共同组成的陕西周原考古队在周原遗址开展考古发掘。1976年12月15日,经过考古工作者布方、清理等一系列考古发掘程序,编名为“庄白一号”的青铜器窖藏重见天日,收获墙盘、折觥、商尊、丰尊、父辛爵、微伯鬲、興簋、三年興壶、伯先父鬲、孟爵等青铜器103件。

墙盘形制为方唇、浅腹下两附耳,平底微凹,圈足。口径47.3厘米、通高16.2厘米、盘腹深11厘米,重12.45千克。腹饰两两相间,形为钩喙凸目,巨冠前垂,分尾长大卷,冠末尾末均化作蛇形的对鸟纹,对鸟之间饰以简化的兽面纹;圈足饰窃曲纹,以云雷衬地。造型庄重,纹饰活泼流畅。腹内底铸铭文。通体无锈,黝黑光亮,是该窖藏器物中的最大亮点。

名彪青史

墙盘腹内底刻有284字铭文,歌颂了文、武、成、康、昭、穆、恭七世周王的主要功绩及墙家世五代祖考的生平经历和重要事迹。历史价值和文学艺术价值之高,在青铜器铭文之中实属罕见。

首先,书法价值弥足珍贵。墙盘铭文共18列,分为两组,每组9列,中间以空白相隔,字体方整,精巧古雅。铭文整体风格统一,章法疏密有致,留白适中,与后世楷书的布局形式有异曲同工之妙。铭文的书写,点画规范,粗细一致,笔画横竖转折自如,用笔流畅、凝练,起笔、收笔已经没有了早期的波磔、肥笔及尖笔,而具后世小篆的笔意。这实为西周时期的标准字体,字形整齐划一,笔势流畅,是不可多得的书法佳作。

其次,确证了周王的重要政绩。铭文记述了文王受万民爱戴;武王征服四方,收服了狄虘,惩罚犬夷和童黎;成王由重臣辅佐,创立法度;康王命毕公治理成周,疆域治理有方;在昭王的治理下,荆楚不用纳贡;穆王养育着文武臣民。在上述诸王的治理下,天下没有饥寒之民,百姓福厚年丰。凡此可与《诗经》《尚书》等有关文献相印证。

最后,记述了史籍缺佚的微氏家史。西周微氏家族系来自殷商王国畿内封国,即微子启所封。武王克殷以后,“微史烈祖”前来降周,武王命周公给予土地,封于周(岐周),便任职史官。自此,他的后裔子孙则世代居周担任王室的史官,故又被称为微史家族。墙盘中铭文记载:“青幽高祖、微氏列祖、满惠乙祖、亚祖祖辛、文考乙公、孝友史墙。”同时,在“庄白一号”窖藏中出土的兴钟上,也记载到“高祖辛公、文祖乙公、皇考丁公”和“丕显高祖、亚祖、文考”。从而,已缺佚的微氏家族历史浮现于世。

证经补史

根据铭文记载可知,微氏家族高祖应为在微闲居的先祖,是殷商王室的世族,曾指派烈祖去见武王。这也是西周史墙家族来周后以微为氏的缘故。

来周后,微氏家族的第一代是烈祖,武王令周公将微子安排住在周原。

成康之际,第二代是烈祖之子乙祖,他通晓计量之法,辅佐君长周王,很快成为王室亲信的心腹重臣。

昭王之世,第三代是乙祖之子亚祖祖辛,名折。由于他在周室任作册之职,又称作册折。当时,家族进一步财丁兴旺,福禄繁至,他便从祖庙分离出来,自立新宗,以官为氏。他仕于周王的左右,常随周王出巡,并于周王十九年五月戊子,在片地奉王命“兄(舰)望王于相侯”,受到周王“易(赐)金易臣”的隆重赏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