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业余生活:喜读鬼故事 爱当编剧导演

2020-02-24 05:40:06 作者: 慈禧业余生活

  这一天的经历都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我被一群几乎与世隔绝的宫廷女性包围,她们和世界上各地的女子一样好奇心极强,围着我问来问去。庆王年轻貌美的四女儿是个寡妇,她问我:

  “你果真在欧洲长大并读书的吗?我听别人说,喝了那个国家的水就会把自己国家的一切都忘记。你会讲他们的语言,是因为喝了他们的水还是自己学会的?”我对她说,我在巴黎时,恰好碰到她的哥哥,正要到伦敦参加英王爱德华加冕礼的载振。而当时,如果不是父亲负责交涉云南事件,同样也接到请柬的我们极有可能同去参加典礼。她又说:

  “难道英国也有国王吗?我一直都认为太后是全世界的女皇。”她的姐姐,光绪皇帝的弟妇——一个恬静高贵的女子,静静地站在一旁听我们聊天。最后,皇后说:

  “你们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领袖,有些国家是共和制,比如美国,他们就对我们比较友好。不过,现在我们去美国的都是些平民,这样一来,美国人就会认为我们中国人都是那个样子的,我倒希望能有几个满洲贵族去那里走走,让美国人也了解我们是什么样的。”在我的眼里,皇后是那种很有教养的宫廷女性。皇后告诉我,她正在看一部中译本的世界史,所以才知道这些东西。

  退朝后,我们从屏风后走了出来,陪太后一起步行到戏院看戏,按规矩,我们在太后身后稍稍隔些距离跟随着。太后一路指点两旁的景物,这样一来,她就不得不经常回头和我们说话,于是她就索性让我们与她并排而行,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极大的荣幸,她一般很少让别人和她并行的。和普通人一样,太后喜欢各种生物,花草、树木、狗和马,还特别宠爱一只很温顺可爱的狗,给它取名叫“水獭”,她走到哪里,“水獭”就被带到哪里。走了不久,我们就到了一个大庭院,在那里,我们上了一条环山长廊,沿着长廊,我们最后走到一间戏院。与我想象的不同,戏院沿庭院的四面而建,共有五层。第一层是普通戏台,第二层建成庙宇形状,专门演鬼神戏剧——太后的挚爱,上面三层用作贮藏室和拉帷幕之用。戏台两旁是两排矮矮的房子,那是太后赏赐王公大臣们听戏的地方;正对着戏台的3间大屋是太后听戏的地方,与戏台高度相仿,高出地面约十余尺。这3间大屋的正前面是玻璃窗,玻璃窗很大,还可以随意移动,夏天就换上蓝色的纱格。3间大屋中,两间可以坐着休息,最右边的那间是太后的卧室,里面有一个炕,可以躺下来,太后就带着我们在那间屋子听戏。后来,我听说太后最喜欢在这间屋子听戏,听累了就躺下休息,戏台上锣鼓的喧闹声对她的睡眠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如果对中国戏院足够了解,你就能知道,在喧闹的戏院里熟睡是件多么困难的事!

慈禧

  刚刚在卧室坐下,戏就开场了,第一场戏是“蟠桃会”。帷幕拉开后,只见一位身着黄袍、肩披红袈裟的天神踏云而出,他请了所有的和尚赶赴蟠桃会。对我来说,最奇怪的莫过于那些戏子看上去确实是在棉花做成的云朵上腾云驾雾,非常逼真。舞台布景的切换和其他设计都异常精妙,没看多久,我就觉得这些戏子的技巧非常高明,他们居然丝毫不用借助其他器械。

  天神从天而降时,戏台中央便升起一座宝塔,一位菩萨在塔里捧着香炉念经。紧接着,戏台的4个角上又升起四座一模一样的宝塔,只是比先前那座稍小一些,每个宝塔里面也都坐有一位菩萨。天神降落到地上,5个菩萨便从塔里出来,塔也在同时消失,这些人就在台上边走边念诵,如此一会儿,台上的人就越来越多。当这些人围成一个圈后,一朵两瓣绿叶映衬的粉红色大荷花从戏台后面慢慢升起,随着花瓣慢慢张开,一位身披绸衣,戴着白头巾的观音菩萨出现在了花中央。叶子缓缓张开,一对金童玉女也分别站在了叶子的中间,他们是观音菩萨的侍者。花瓣完全张开后,观音菩萨渐渐上升,同时花瓣慢慢闭合,到最后,观音菩萨就站在花朵顶端了,此时,金童站在观音右边的叶瓣上,手持玉瓶和柳条。在中国的传说中,当观音用柳条蘸了玉瓶子里的琼浆,并把汁液洒到死者身上时,人就能复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